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港妹图库一最早上图 > 正文
港妹图库一最早上图

没通电、没通路难以开展大规模业务!久吾高科爆雷盐湖提锂行业现

发布时间:2021-12-16 浏览次数:

  原标题:没通电、没通路,难以开展大规模业务!久吾高科爆雷,盐湖提锂行业现实残酷

  时隔三年,盐湖提锂概念再度成为市场风口,概念板块涨幅在过去两个月里领跑市场,板块内个股也纷纷以暴涨的姿态迎接投资者的炒作。

  然而,重要标的的爆雷却揭开了国内盐湖提锂行业的残酷事实。7月22日晚间,盐湖提锂概念股久吾高科(300631.SZ)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公司上半年预计盈利850万-1200万元,同比下降59.53%-42.86%。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久吾高科解释称,因收到的政府补助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较多,同时,原材料价格变动以及部分新领域示范项目毛利率偏低等因素,共同导致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下降。

  我国是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锂消费国,并且拥有丰富的锂矿盐湖资源。然而,国内盐湖也存在禀赋差、各盐湖之间差异大、镁锂比高、分离难度大、基础设施薄弱等难题。“有的地方甚至没通电、没通路,即便要用最新的技术,也得有电才行。”7月28日,西藏一具有盐湖提锂业务的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或许是未能达到投资者们的预期,7月23日开盘,久吾高科股价表现偏离板块,低开超5%,随后股价逐步走低。截至当日收盘,久吾高科跌11.11%,报收49.6元/股。此后数天,受A股市场环境因素影响,久吾高科乃至整个盐湖提锂板块继续大跌。

  同花顺数据显示,7月23日-28日,盐湖提锂指数已跌近10%,而久吾高科期间跌幅超过27%,股价最低下探至36元/股。7月28日,久吾高科报收41.03元/股,跌2.77%,总市值44.57亿元。

  盐湖提锂并非全新的概念。实际上,早在2016年的新能源车题材炒作浪潮中,盐湖提锂概念便受到市场追捧。随着热度褪去,盐湖提锂概念板块陷入沉寂,并被部分投资者视为“智商税”。

  此后,这一概念虽不时乍起,但均在短时间后回归平静,最近的一次炒作则出现在2018年。

  2020年以来,海外地缘不稳定因素叠加我国对资源安全问题的高度重视,“自主可控”几成市场共识,盐湖提锂作为锂资源自主可控的重要实现路径,再度受到市场关注。

  锂材料供需矛盾导致的价格上涨,也推动了盐湖提锂概念的发酵。生意社数据显示,从去年11月中旬起,动力型磷酸铁锂价格从3万元/吨左右,一路上涨至目前5万元/吨,涨幅超过60%。

  作为锂电池电解液生产所需的主要成分之一,六氟磷酸锂今年以来价格涨幅同样巨大,从2020年7月最低不足7万元/吨涨至如今的40万元/吨。生意社数据显示,7月21日,淄博万弘润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对该产品的报价已达到45万元/吨。

  5月下旬以来,盐湖提锂概念开始走强。同花顺编制的盐湖提锂概念指数由997.561点一路涨至1400余点。久吾高科因被投资者视作“正宗”盐湖提锂概念股而受到市场追捧,5月18日-7月22日期间,久吾高科累计涨幅达228.24%。

  久吾高科专门从事陶瓷膜等膜材料及膜分离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公司成为锂电概念股并受到投资者的关注,则是因为其膜分离法在盐湖提锂技术中的应用。久吾高科近日在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问答时表示,公司拥有多项盐湖提锂专利技术,掌握“吸附+膜法”的盐湖原卤/老卤提锂技术。

  早在2018年,久吾高科便与五矿盐湖有限公司(下称“五矿盐湖”)签订了“1万吨碳酸锂项目镁锂分离成套装置”合同,由久吾高科向五矿盐湖提供镁锂分离工艺设备。

  “当时这笔订单金额大概是2亿元,后来公司再也没有大型的工业化订单了。”7月26日,久吾高科证券部一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这一说法也直接反映在久吾高科的财务数据中。久吾高科在7月22日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2020年度,公司提锂技术相关业务收入为482.66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91%。

  盐湖提锂技术并未给久吾高科带来较高的收入,这一情况同样出现在其他提供提锂技术的上市公司中。

  7月14日,三达膜(688101.SH)发布澄清公告,2021年1月至公告日,公司盐湖提锂业务在手订单金额为1073万元,收款金额为362万元。在2020年,公司盐湖提锂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0.4%,计算可得约350万元。

  南方汇通(000920.SZ)7月8日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相关业务主要为供应膜元件并提供工程设计和技术支持,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涉及该领域的业务收入在对应会计期间的公司营业收入中占比较小。

  此外,拥有盐湖锂矿的公司产能也未能放量。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国内主要盐湖提锂概念股中,单个盐湖的碳酸锂产量普遍少于1万吨,仅有ST盐湖(000792.SZ)控股子公司蓝科锂业、藏格控股(000408.SZ)二级子公司藏格锂业的盐湖碳酸锂产能达到1万吨。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2020年,国内盐湖提锂对应的碳酸锂产量约为4.77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的18.5%。

  另据国君有色刘华峰团队的数据,全球锂业巨头雅保(仅智利Atakama盐湖便拥有4万吨碳酸锂产能,另一家巨头SQM则拥有碳酸锂产能超7万吨。

  “客观地说,国内盐湖提锂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不管是提供提锂技术还是产品的相关上市公司都没有较大的生产项目和订单,对相关公司很难有业绩支撑。”上述西藏一具有盐湖提锂业务的公司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0日,智利,安托法加斯塔地区雅宝公司的锂矿盐水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中国地质网发布的《全国矿产资源储量通报》(2016年)显示,2015年,中国锂矿查明资源储量约为2675.95万吨。其中,固体矿石锂矿查明资源储量312.56万吨,盐湖卤水锂矿查明资源储量2363.39万吨,占总储量的88.32%。

  尽管储量丰富,市场广阔,但受开采环境、盐湖品质、提锂技术等因素限制,过去我国盐湖锂资源开发不足,并未得到充分利用,锂原料长期依赖进口。

  光大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我国约70%锂盐上游原材料(盐湖或矿石)依赖进口。澳大利亚是我国锂资源的重要进口国,但因为地缘政治等原因,这一供给端并不稳定。

  “主要还是我国盐湖锂资源禀赋不太好,尤其青海的一些锂矿盐湖,镁锂比很高,分离难度大,对分离技术的要求高,相比国外盐湖提锂,我国盐湖提锂过去在成本上没有优势。”7月28日,一盐湖提锂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国内盐湖存在天然禀赋的劣势,主要系因为盐湖镁锂比均比较高,察尔汗盐湖镁锂比甚至高达1837,由于镁与锂的化学性质相似,过高的镁锂比使得锂分离相当困难。

  光大证券在研报中解释,从盐湖卤水中提取高纯锂产品,必须将锂与其它共存离子分离。当镁锂比小于6时,沉淀技术可以有效地分离锂和镁。然而,一旦镁锂比超过6,沉淀技术就难以有效地提取锂。

  与此同时,国内各家盐湖禀赋差异巨大。“不同盐湖要进行不同的试验,即便采用同一种提取技术,在参数上也有差异,做扩大实验还要经过小试、中试阶段,这些都限制了盐湖提锂业务的大规模开展。”前述行业人士说。

  尽管困难重重,但多名受访人士认为,盐湖提锂仍有较好的发展前景。前述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走盐湖提锂路线是国内新能源产业发展的趋势,除了有成本优势,也会有国家在政策层面上的支持,未来随着光伏等基础设施的完善,相信盐湖提锂的发展速度会加快。”

  据该人士介绍,国内各盐湖运营企业经过多年的工艺摸索,逐步形成了吸附法、电渗析法、膜法、萃取法等多工艺并举、一湖一策的格局。“沉淀法国内也有做,但是整体来说效率比较低。”该人士称。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西藏矿业(000762.SZ)的扎布耶盐湖采用的是太阳池沉淀法,据前述行业人士透露,西藏矿业每年锂原矿产量在五六千吨左右,电池级碳酸锂产量只有原矿的1/2。

  蓝科锂业、藏格锂业、中信国安等公司的盐湖则采用吸附法、电渗析法、膜法、萃取法等工艺。

  从二级市场来看,盐湖提锂相关业务给相关上市公司带来的收入贡献仍旧不大,但增长速度明显有所加快。据久吾高科的公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提锂技术相关业务收入为971.68万元,占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已达到12.86%。

  此外,兴源环境(300266.SZ)也表示,公司旗下兴源环保设备工厂自主设计研发的全自动程控隔膜压滤机,近年来在新能源电池正极材料的生产、锂电池回收行业得到了广泛应用。2021上半年,兴源环保应用在该领域的压滤机实现销售订单额约4000万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